www.vb2222.com,5月份至少8名官员“主动投案”,专家:或受政策感召,也可能证据确凿,争取宽大

www.vb2222.com,5月份至少8名官员“主动投案”,专家:或受政策感召,也可能证据确凿,争取宽大

www.vb2222.com,记者|李克难 张弛 编辑|王毕强

又一名在任官员向纪委监委“主动投案”。

5月25日,据河南省纪委监委消息,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巡视员陈海勤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河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5月24日,黑龙江省监察委员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监察组发布消息,黑龙江海事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许彦春涉嫌严重职务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黑龙江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当天,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月22日,据黄山市纪委监委消息,安徽黄山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支队长方琪同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配合黄山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5月20日,据湖南省纪委监委消息,湖南常宁市委副书记唐奇林同志涉嫌违纪,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衡阳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5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5月10日,浙江衢州市供销社副主任高金坚来到市纪委市监委第二监督检查室,从随身的黑色公文包中掏出整整齐齐的一叠现金和一张银行卡:“我过来把我的问题交代清楚。”这是浙江省警示教育月活动开展以来,浙江首个主动投案的处级领导干部。

5月9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信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5月份,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有8名官员“主动投案”,其中既有中央委员、正省部级高官,也有处级和国企干部。

官方数据显示,中共十九大以来,全国共有超过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主动投案”已经成为中共反腐败工作的新常态。

刘士余是5月份第二个主动投案的中共高官。在他之前,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称,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情况下主动投案。有官方媒体报导称,这说明官员“主动投案”已成为中共反腐败工作的“新特点”。

就省部高官而言,在刘士余和秦光荣之前,还有前河北省政协副主席艾文礼、前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铁,均为“主动投案”。

“刘士余主动投案,成为这一新趋势的最新例证。”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这代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已掌握刘士余的一些涉案线索和讯息。

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田坤认为,越来越多涉贪官员主动投案,重要原因是“受到宽严相济反腐败政策的感召。”“中共十八大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让很多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官员‘迷途知返’。”

上述官方报道还举艾文礼为例指出,艾文礼在2018年7月案发前携带赃款主动向中纪委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即建议检方从轻处罚,而检方也向院方建议从轻处罚。2019年4月18日,法院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遂判处有期徒刑8年。

但也有熟悉中共反腐败工作的业内人士指,这种说法有可商榷之处。“他们不会突然良心发现”。该人士认为,官员“主动”投案,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可能因为涉及某些已经在查的案件,被其他人供出来了,人证物证俱在,无法抵赖,只能完全配合交代,想要争取宽大处理,所以通报言辞有所缓和。另一种情况,可能是外界还不清楚的一些原因,有关方面想要降低影响力,为以后的轻判或者不判做铺垫。

他分析,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应该就属于第一种情况。

在秦落马后,有媒体报道称,秦光荣在2019年4月已被“留置”。而秦光荣之子秦岭涉华融赖小民案被捕,也在数月前也被带走接受调查。不过,能够让秦光荣“主动投案”的,应该并不止于儿子的事情。按照惯例,子女亲属的经济问题,通常是配合说明问题。秦光荣是十八大以来“主动投案”的正省级第一人,“可能还有其他案件的引线已指向他,无路可逃。”

一个事实是,在秦光荣“主动投案”8天后,其在湖南的“老搭档”向力力突然落马。1993年秦光荣担任长沙市委书记时,向力力任市委副秘书长。2019年5月17日上午,向力力在湖南省委的会议上被带走。有韶山路一号大院的人亲眼所见,他的脸色惨白,有如大病突来。十多个小时后,官方在深夜公布了这一消息。

云南官场的情况也类似。秦在云南的前任白恩培,已于2014年8月落马,2016年10月被判死缓,减为无期后终身监禁。秦光荣任省委书记的云南省委常委班子中,目前也已有多人落马,或被“断崖式”降级。

事实上,主动投案的广泛出现在秦光荣、刘士余以前便早已存在。

1月11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在中共第十九届中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便已指出,“艾文礼、王铁等中管干部主动投案,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2月25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也沿用了这样的数字,指出在中共十九大以来,全国共有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2018年7月末,艾文礼向纪检监察机关投案,成为《监察法》实施之后的首位主动投案的(副)省部级官员。

仅仅从2018年8月到9月,便有河南省平顶山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段玉良,河北邯郸市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社群,河南焦作副市长魏超杰,吉林通化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刚振涛,黑龙江佳木斯市郊区政协主席张建国,湖北襄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代全,湖北武汉市纪委监委第七审查调查室副主任钟鸿刚,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等人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

2019年1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2018年河南全省有238人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

艾文礼投案自首后,中纪委曾发文评论“主动投案”现象:一方面折射出反腐败高压态势及取得的卓著成效,对违纪违法者形成强大震慑;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纪检监察机关依规依纪依法履行职责,持续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促使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消除侥幸心理,唤醒其对组织的信任,对党纪国法的信任。

该文称,“对共产党员来说,组织是最坚实的靠山,必须对党忠诚,对党纪国法始终怀有敬畏之心,犯错误了就要及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与《咬文嚼字》编辑部利用大数据搜索,联合发布的2018年年度十大反腐热词中,“投案自首”排名第8位。

主动投案的大量出现,无非来自于反腐调查的压力,投案后可能带来的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诱导。

《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上述条文中的“自动投案”一词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中的“主动投案”最为接近。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的行为。

秦光荣、刘士余的“主动投案”即是主动将自己置于纪检监察机关的控制之中。

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嫌疑人自动投案,也并不能直接就成立自首,获得从轻或减轻处罚的优待,因为成立自首还需要“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这要求嫌疑人除了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外,还要供述所知的同案犯的信息,主犯则需要供述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成立自首。并且,如果犯有数罪的,只供述一部分罪行,这只成立供述的那一部分罪行的自首。

因此,秦光荣、刘士余等人今后在可能面对刑事责任时希望成立自首,前提是如实供述罪行。

当然,在纪检监察机关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追究其刑事法律责任以前,《刑法》的上述规定还派不上用场。在此之前,他们需要面对党纪调查和作为公职人员的监察机关调查。在这些方面,《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均有主动交代罪行可减轻处分及刑责的规定。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在组织核实、立案审查过程中,能够配合核实审查工作,如实说明本人违纪违法事实的;检举同案人或者其他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或者法律追究的问题,经查证属实的;主动挽回损失、消除不良影响或者有效阻止危害结果发生的;主动上交违纪所得的;有其他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

2018年3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涉嫌职务犯罪的被调查人主动认罪认罚,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的;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如实供述监察机关还未掌握的违法犯罪行为的;积极退赃,减少损失的;具有重大立功表现或者案件涉及国家重大利益等情形的,监察机关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

2018年8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回复选登”栏目,介绍了“主动投案”的几种情形:

被调查人犯罪以后,犯罪事实未被监察机关发现以前;或者犯罪事实虽被发现,但不知何人所为;或者犯罪事实和被调查人均已被发现,但是尚未受到监察机关的询问、讯问或者尚未采取留置措施之前,主动到监察机关或者所在单位、基层组织等投案,接受调查。被调查人犯罪后逃到异地,又向异地的监察机关投案的,以及被调查人因患病、身受重伤,委托他人先行代为投案的,也属于自动投案。

有的被调查人在投案的途中被捕获,只要查证属实的,也属于投案。有的被调查人投案并非完全出于自己主动,而是经亲友劝告,由亲友送去投案,对于这些情形也应认定为投案。但被调查人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

2018年3月20日,《监察法》的通过,无疑是内地反腐推进并出现自动投案数量增加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监察法》立法前,内地反腐一方面是纪委根据党纪进行追究,另一方面是检察院的反贪部门对国家公务员进查处。

《监察法》的通过和实施将一切形式的国家公职人员,包括国企领导干部、村干部、事业单位领导干部等过去检察院反贪部门无法直接监管的人员纳入其中,大大扩展了监管的范围。

监察机关的监察权的树立,将监督调查公职人员的权力从检察院分离,大大加强了对公职人员的监督力度。在程序上,监察机关的调查自成一体,调查程序不受《刑事诉讼法》的影响,只受《监察法》的程序制约。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4月发布的一篇名为《强化震慑与感召让违纪违法者回归正途——广东省主动投案人数呈明显增加态势》的文章称,党的十九大以来,广东省共有487人投案。“其中,2018年有408人,超过前5年总和,呈现出主动投案人数明显增加的态势。”

该文章提及,一位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瓦溪镇公坑村村委会委员、村党支部原书记温县谋,称其因为情节轻微,且认错态度积极,受到从宽处理。温县谋称,“当时如果不是主动投案,现在肯定不能作为村委会委员继续为村民服务了。”

这篇文章指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纳入监察范围,做到全覆盖、无死角,让过去曾自认为“没人管”的人放弃了幻想。据统计,自2018年2月1日广东省监委挂牌成立、省市县三级监委组建以来,该省平均每月主动投案人数达34人。

该报记者称,其采访中不止一次听投案自首的人员说起,《监察法》的实施和《监察法》规定的12种调查措施,对新纳入的监察对象形成了强大震慑。主动投案的惠来县慈云中医院的收费员柯某玉说,“我了解到监委成立后,像我这样的身份也是监察对象,想着跑也跑不掉,所以就决定向监委投案自首。”

2018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增加的关于认罪、认罚从宽的规定,进一步推动了自动投案的增加。新修订条文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对于公职人员案件,该条与《监察法》的推出形成对应,无疑是推动主动投案浪潮的重要因素。

鼓励主动投案,无疑能够节约国家司法资源,已投案的嫌疑人供述的信息也将有助于对案件其他人员的调查。随着一系列省部级“老虎”的主动投案以及各级党员干部主动投案数量的大幅增加,内地反腐预计将进入个案快速推进的新阶段。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